奥斯维辛集中营逃狱记:约定逃跑失败就自杀

中国网1月9日讯 位于波兰境内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二战时纳粹德国最臭名昭著的集中营,在这里曾经关押了数百万人,成功逃脱的只有144人,波兰人卡齐米尔兹·皮乔夫斯基就是其中之一。如今已91岁高龄的他讲述了70多年成功逃离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经历以及自己不同寻常的生活。

1942年6月20日这一天,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出口处负责路障的一个党卫军士兵感到害怕,不知所措,因为集中营指挥官鲁道夫·胡斯的汽车就在他的面前。车里有4个全副武装的党卫军,其中一名少尉正朝他大喊大叫,骂骂咧咧。

“清醒一下,你这个家伙!”那个军官喊道:“赶快放行,要不我打死你!”那个卫兵吓坏了,连忙升起路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idstainingbyrob.com/,库卢塞夫斯基让这辆马力强大的汽车过去,开远了。

然而,要是这个卫兵走近一点看,就会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汽车里那几个人浑身冒汗,脸色因害怕而变得灰白。原来,他们根本不是党卫军,而是穿着偷来的制服、开着偷来的汽车的波兰囚犯。他们刚刚成功逃脱,算得上是奥斯维辛集中营历史上最大胆的逃跑行动之一。而行动的策划者——那名“少尉”,就是皮乔夫斯基。

皮乔夫斯基在波兰的特克泽夫镇度过了快乐的童年,与小伙伴们在附近的维斯杜拉河游泳,或是与两个兄弟到附近的公园里玩弓箭。他的家庭属于中产阶级,父亲在铁路部门工作。在10岁那年,皮乔夫斯基决定加入童子军——这个行动永远改变了他的生活。波兰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新独立的国家,特别强调爱国主义、“坚韧”和手足之情,童子军这一青少年组织在当时大行其道。“我参加童子军是因为我很爱国。”皮乔夫斯基回忆说:“当我回到家,母亲有些落泪地对我说:‘我为你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而感到高兴。’”

1939年,德国军队攻占了波兰,纳粹分子视波兰的童子军运动为民族主义的象征,也是一股潜在的反抗力量。皮乔夫斯基说,“德国军队在宣战4天之后就抵达了特克泽夫镇,他们朝童子军开枪。”那些被围捕和杀害的人群中,就有皮乔夫斯基儿时的伙伴,这使年轻的他十分恐惧。“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也会被杀死的。”他说,“于是我决定逃跑。”

皮乔夫斯基试图像其他童子军一样越过匈牙利边界,前往法国,加入那里的“解放波兰”武装力量的战斗,但却在边境上被捕了。接下来的8个月里,皮乔夫斯基被从一座监狱转到另一座监狱,最后被送到了奥斯维辛集中营。

皮乔夫斯基说:“我们是被送到那里的第二批人,被迫参与集中营的修建。”最初集中营里的那些老建筑不够大,容纳不下在大规模逮捕中抓来的人,于是囚犯们每天必须工作12至15个小时,在隔壁建造一座大型的新营区。

皮乔夫斯基回忆说:“在开始的3个月里,我们全都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但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从1940年6月到1941年6月,纳粹党卫军不断地杀害囚犯——用警棍将他们殴打致死,这是解决集中营拥挤问题最简单的方法。饥饿、超乎想象的暴虐和体力劳动将集中营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所有这些如今都记录在案。但是皮乔夫斯基记忆中的细节仍然令人震惊。囚犯们每人发一把勺子和一只锡碗——不仅用于吃喝,还要在晚上当尿盆使用。“如果谁的勺子丢了,就要像狗一样就着碗吃;如果碗丢了,那就一点汤都喝不到了。”他说。

有时候,德国卫兵们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假期而杀人。皮乔夫斯基说:“当卫兵们感到无聊时,他们会取下某个囚犯的帽子扔到远处,然后再命令他去捡回来。当囚犯跑过去时,他们就朝他开枪。然后声称该犯人试图逃跑,被他们阻止,于是为此得到三天的休假。”

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如何应付这样的生活?皮乔夫斯基说:“有些人祈祷,但是那些在他们到来之前被关进集中营就曾祈祷的人会说:‘只要奥斯维辛存在,就不会有上帝。’”

有6个星期的时间,皮乔夫斯基被分派运送处决后的尸体。“死亡墙位于10号和11号楼之间。卫兵们将囚犯们排成队,然后从背后朝他们头部开枪。” 随后,就会有一堆脱光了衣服的尸体,由皮乔夫斯基抬着脚踝,另一个人抬着胳膊,扔到手推车上,再送到火葬场。“有时一天是20具,有时是100具甚至更多。这其中有男人、奥斯夫斯基女人,还有孩子。”他重复说:“还有孩子。”

不过,直到一位朋友的名字出现在死亡名单上,皮乔夫斯基才产生了逃跑的念头。奥斯维辛集中营不少波兰囚犯由于会说德语而有了用武之地,有些人甚至当上了监狱警察,能够接触到囚犯档案。一天,一个名叫尤金尼厄斯·本德拉的乌克兰朋友来找皮乔夫斯基,本德拉是一位颇有才华的机械师,在集中营的汽修厂劳动。他告诉皮乔夫斯基,那些能够接触到囚犯档案的人告诉他,德国人准备处死他(本德拉),已经列入死亡名单。皮乔夫斯基说:“这一下我彻底绝望了。”于是,逃跑的计划萌发了。

“本德拉说他能搞到汽车,但那样还不够。”他们被关押在集中营的主营区,那里的栅栏上有带电的铁丝网,而且每隔几米就有警卫看守。逃跑者必须穿过那扇恶名远扬的大门,上面写着 “劳动带来自由”,还要穿过集中营的外围警戒。

然而皮乔夫斯基不能不考虑朋友的请求。“当我想到德国卫兵会让本德拉站在死亡墙下,朝他开枪,我就必须要想想办法。”有利条件是皮乔夫斯基当时在仓库区工作,那里存放着党卫军的制服和弹药。一个想法慢慢形成了。但逃跑行为将对余下的囚犯造成的影响又使他犹豫不决。“因为副监狱长给囚犯们训过话:‘如果有人想做傻事,比如逃跑,那你们就记住:只要从一个工作小组或牢房里逃走一个人,我们就会杀死10个人。’这就像一瓢冷水泼在我的头上。”

但是最终皮乔夫斯基还是决定实施逃跑计划。他和本德拉以及另外两个囚犯——贾斯特与莱姆帕特秘密成立了一个四人小组,给他们惊心动魄的逃跑行动做准备。

1942年6月20日,也就是本德拉进入奥斯维辛集中营两年之后,他们四人在一处盖了一半的阁楼上会合,最后一次商讨逃跑计划。那天是星期六,工作在中午就结束了,仓库和停车厂无人看守。出发前,他们为自己的家人祈祷,并约定:如果逃跑失败就自杀。“真正鼓舞我们,促使我们行动的原因就是: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本德拉就没命了。直到最后一刻我们也没有把握,但我们说:‘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必须要有信心。’”

他们四个人推着一辆装着厨房垃圾的手推车,开始向写着“劳动带来自由”的大门走去。在门口,皮乔夫斯基告诉卫兵,他们是去倒垃圾的,心里祈祷卫兵不要检查他们有没有登记过。结果他们很幸运,顺利出了主营区,向仓库区走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