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之父Demis Hassabis:天才少年 象棋大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idstainingbyrob.com/,库卢塞夫斯基

Demis Hassabis是个天才,这个论断就算是只知道他是那台在围棋上下赢人类的机器背后男人的人,相信也不会有很大的异议。

好了,我知道你的朋友圈、微博这两天都被那场“世界大战”Google 人工智能AlphaGo 和李世石的围棋比赛刷屏了。在这段时间里,你或深或浅地了解到九段、李世石、柯洁、AI、蒙特卡罗树搜索、深度学习这些可能从未听过的名词,思考着电脑最终会不会控制人类、世界末日这些终极问题。但是,这篇文章不想谈比赛结果,不想谈人类未来,也不想谈我也不懂的科技术语,而只想讲一个天才AlphaGo之父Demis Hassabis的故事。

1976 年7 月27 日的伦敦北部,Hassabis夫妇丈夫是希腊塞浦路斯混血,妻子是新加坡中国混血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一个男孩。他们都是老师,曾经开过玩具店,有着“像波西米亚人”般的性格,而且都不怎么喜欢新科技和计算机。在这么个家庭,走出继承父母衣钵或者从事艺术的孩子应该是一件大概率事件。

事实也正是如此。这对夫妻后来又生育了一男一女,他们长大后分别进入了写作和音乐领域,从事创作方面的工作。不过,取名为Demis的大儿子从小好像走的就是一条岔路:他4岁时开始下国际象棋,一年之后“在国内立于不败之地”,到了13岁,Elo等级分为2300分,是有史以来14岁以下组别分数第二高的孩子。需要解释一下的是,Elo等级分是国际棋联使用的等级分制度,拿到2300-2399分的人水平大概是棋联大师。

但Demis的天才并不只限于国际象棋领域。在使用国际象棋比赛赢得的奖金买了电脑后,他在计算机上一发不可收拾:8岁编写自己的计算机游戏;16岁完成“英国高考”后加入Bullfrog Productions游戏开发公司,在游戏《Syndicate》负责关卡设计;17 岁作为联合设计者和主力程序员开发出包含AI元素的经典电子游戏《主题公园》。不过,Demis并没有过早地把游戏开发作为自己的事业,而是在这个时候选择到剑桥学习计算机科学。

这大概就是神童的人生,gap year(间歇年)做出的游戏牛逼得催生了一种新类型游戏(管理模拟游戏,也就是大家平常玩的模拟医院、模拟城市之类的),然后回去上世界上最一流大学的最一流专业,而且和同学们也是一样的年纪。不想输在起跑线上?和Demis比,我们可能一辈子都到不了他的起跑线。

1997年,当20岁的Demis以计算机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double first)的成绩从剑桥毕业后,他和几年前一样选择了一家游戏公司任职,负责电子游戏Black & White。在这个游戏里,玩家扮演上帝来控制几个村落,其中包含人工生命、策略和战争等等元素。但很快Demis就独立门户了:1998年创立了Elixir工作室,成为一名独立开发者。

在Elixir的几年中,虽然Demis设计的两款游戏《Republic: The Revolution》(凝结着Demis 雄雄野心的、一个不走寻常路的政治模拟游戏)和《Evil Genius》被提名英国“奥斯卡”,但却都没有得到大众的高评价:在Metacritic网站(类似于豆瓣网)的评分中,前者只有62分,后者则是77。

这并不是Demis想要的结果。2005年,Demis将游戏的知识产权和专利卖给了几个游戏出版商,关闭了工作室,重新回到了校园。而这一次,他把目光放在了认知神经科学上。

为什么是认知神经科学?因为大脑人类智慧的象征正是Demis可以为人工智能找到新算法的灵感源泉。在伦敦大学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时,Demis的主要研究领域是自传体记忆和海马体。前者指的是对个人复杂生活事件的混合记忆,后者则是人脑中负责储存短期记忆的部分。

经过几年的研究,Demis提出了关于情节记忆系统的新理论:场景构建是掩藏在回忆和想象中的关键过程。这种已经超越普通人常识水平的理论相信没多少人能看懂,反正这个理论就是被《科学》杂志(爱迪生创办的杂志,全球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评为年度十大科学突破之一。

从神童成为创业者,再变成科学家,Demis的下一步没有多少人能看透。2010 年,他和在UCL读博士遇到的Shane Legg共同创办DeepMind并担任CEO,研究人工通用智能(AGI),而Demis把它形容为“21 世纪的阿波罗登月计划”。8岁象棋天才

大多数AI系统都是“狭隘” 的,训练事前编写好程序的代理来掌握某种特定的任务,它们并没有太多其他的能力了。Hassabis站在另一边:他从人类大脑获取灵感,试图创造第一台“通用用途的学习机器”,一组灵活的、适应性强的算法,能够像生物系统那样只利用原始数据来学习如何从头开始掌握任何一种任务。

2014年,Google以4亿美元收购DeepMind,当时的他们没有产品只有论文,技术人员也仅仅有20位。不过很快DeepMind 就证明了它的价值:2015年2月,DeepMind在另一本一流科学杂志《自然》发表论文,介绍了能够通过学习成为雅达利(现代游戏机始祖)游戏高手的人工主体。

然后在2016年1月DeepMind再次发表论文,称他们的新算法AlphaGo在最困难的游戏围棋上也取得了巨大突破。而后来的事,你们应该都已经看过不下几百遍了。

Demis Hassabis是个天才,这个论断就算是只知道他是那台在围棋上下赢人类的机器背后男人的人,相信也不会有很大的异议。不过,看着他谈到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孩子,你就会知道,他并不是什么企图溃灭人类的疯狂科学家(他希望人工智能能够在医疗、气候变化、金融等等领域发挥作用),也不是木讷的极客。不管Demis自己是否认同,他肩上担负的可能就是人类未来的某种希望。

每晚,Demis都会回到家里和家人一起吃饭聊天,之后陪两个儿子写作业玩游戏。在带完两个孩子上床睡觉之后,Demis会开始工作电线点,之后用几个小时来进行思考。而在这些深夜的思考中,诞生的可能就是下一个颠覆全人类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