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基·圣法尔 (Niki de Saint Phalle)——爱比苦难更强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idstainingbyrob.com/,桑德森

”妮基·桑法勒 (Niki de Saint Phalle,1930-2002),二十世纪下半叶最具影响力的女性和女权主义艺术家之一,一个用勇敢和才华击退命运磨难的女人,将人生活成了绚丽的诗篇。

1994年,一位优雅美丽的老太太出现在意大利托斯塔纳的“塔罗花园”(The Tarot Garden)的竣工仪式上。她眺望着脚下这一片童话般的领地,眼里充满着深情,仿佛用目光抚触过这的每一个细节都能生出繁花来。这座耗费她20年时间打造的花园,成为了世界上的雕塑奇迹之一,也让这位传奇的女性艺术家再次成为世界的关注中心。当人们以雷鸣般的掌声赞美她丰沛的才华与想象力时,在已经接近暮年的妮基·圣法尔心里,涌现的一定是另一个版本的世界。在那里,那个永远充满童真与快乐的法国小女孩,在魔法的世界里,安全而幸福地奔跑着,好像从不曾受过伤一样。

童话毕竟是童线年,法国小女孩妮基出生在巴黎塞纳河畔。父亲是一位银行家,家庭环境本还算富裕,但恰逢当时的经济大衰退,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失去了工作的父母带着一家大小离开法国前往美国重新谋生。而纽约的新生活并没有带给小女孩全新的快乐童年。事业跌到谷底成日买醉的父亲在一次醉酒后对她进行了性侵犯,而得知一切的母亲却只对她说了一句“别说出去。”这样重大的打击对幼小的妮基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不仅如此,这地震般的影响并没有停止,在畸形的家庭环境下,妮基的弟弟妹妹相继因抑郁症自杀,恐怖与悲痛的经历与妮基的童年相生相伴,她幸存了下来,却满心创伤。

也许生活注定不易,残垣上亦能开出鲜花。而这些童年回忆在日后成为了她开始艺术创作的原因和灵感。背负童年苦难的妮基没有失去对幸福的向往,逐渐成长为了一名美丽的少女,她精致的容貌和高挑纤细的身材使她以模特身份出道,一举囊括《Vogue》《Harpers’s Bazaar》等时尚杂志封面,成为当时时尚圈中最炙手可热的超模红人。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妮基吸引了许多圈内人的注意,这其中就包括对她一见钟情的,成为她从演艺到艺术创作转折点的人物——著名作家哈里马修(Harry Mathews)。马修斯后来回忆道:“当一个窈窕女子走过你身边,转身说‘Hi, Harry’时,她脸上的微笑照亮了她的脸庞,令我无法呼吸和言语。”

18岁的妮基与这位才华洋溢的作家相爱了,她毅然放弃蒸蒸日上的模特事业,选择为爱走天涯,私奔成婚后,两人移居到了巴黎,自此开始进行艺术创作。然而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在诞下第二个孩子后,妮基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正处在一个她之前所全然拒绝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中。童年的阴影加之家庭矛盾的频繁冲突,使得这各看似恢复正常生活的女人再次陷入危机。妮基的精神状况在日益衰败的身体和心灵伤痛中濒临崩溃。医生鼓励给了她灵魂的出口:“去画画吧,用色彩和画笔排遣你心中的郁结。”“绘画让我的躁动不安的灵魂恢复平静。我正是通过画画来驯服反复出现在我作品中的‘怪兽’”。妮基在后来回忆起这段经历时感叹道。

也正是在此时,妮基的艺术创造力也到达了一个喷薄的阶段。20 世纪 60 年代,她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射击绘画”上。灵感来源于波洛克抽象表现主义的行动绘画。在表演中,妮基在麻袋中装满颜料,在外面裹上一层塑料布,然后用 22 口径的步枪打破袋子让颜料四处泼洒,用这种破坏性的行为来完成作品,像是在“谋杀”绘画,让颜料像鲜血一样流出,然后重生为一件更好的作品。她的射击艺术是原始的、野蛮的。此创作动机暗指男性战争、尼基桑法勒暴力世界,画布则代表带有宗教意味的圣坛,透过射击则象征挑战权威。

“1960年的我,是一个非常愤怒的年轻女人,对于男性,以及他们的力量感到愤怒。我觉得他们剥夺了我的自由空间。我想要征服他们的世界,赚自己的钱……我想要告诉他们我是一个人,我存在,我作为一个女性的反抗的声音,它至关重要。我已经准备好杀戮了。”

著名艺术评论家皮埃尔·雷斯塔尼被这些表演深深打动,并决定将她纳入新现实主义行列。而这突发奇想的射击艺术反响巨大,让杜尚、达利、劳森博格等名家都为她连声叫好,为她赢得了全世界的声誉的同时,也让世人关注到她用艺术疗伤的背后故事,唏嘘不已。

1965年,创作力更加丰满成熟的妮基,受一名怀孕的女性朋友的启发,创作出色彩丰富体型丰满的“娜娜”(Nana)系列,颠覆了传统艺术中对女人形象的描绘,再次掀起热潮。“娜娜”(Nana)在法语里是女子的俗称。妮基手中创作的“娜娜”全都圆润丰满,穿着色彩艳丽的衣服,动作夸张绚丽,有着法国式的浪漫色彩,仿佛在尽情地奔跑与舞蹈一般,充满着生命的热情。其实妮基想要这些女性的形象表达她内在却蕴含着的强烈的美国式自由精神。打破一切束缚,自信独立而高傲地生活,借以倡导女性身体和灵魂的解放。

无独有偶,1966年,妮基联手丁格利及艺术家乌尔特维特,于斯德歌尔摩现代美术馆展出了一座名为《Hon》(瑞典语译为“她”)的巨型雕塑作品,再次引发了世界艺术圈的强烈轰动。《Hon》长27米,宽9米,高6米,被设计成一个平躺着的女性,观众需要通过雕塑双腿之间极度象征意义的“入口”进入“娜娜”的体内参观。建筑内部又设有天文馆,咖啡厅,博物馆和电影院,被人称为临时大教堂。这件作品仅存三个月展期,无法复制,完全挑战了公众的接受限制,大胆而坦诚地向世界宣告着女人,这神圣的身体,和现代文明源头的深刻含义。

此时的妮基,似乎已经走出了精神压抑的枷锁,用这一个个鲜活的女性形象雕塑,实现着自己幻想中的美好与幸福。成为了艺术家的妮基,在社会上形成了更为广泛的影响力,她波折苦痛的人生经历,也成就了她独特的魅力人格。时尚圈开始以她的形象、作品和她的故事为灵感,创作出许多跨界佳作,其中不乏珠宝、服饰和箱包等伴随女性日常的物品。

美国艺术史学者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在她的学术论文中提出的疑问:“为何鲜有伟大的女艺术家?”这同样也让Dior女装创意总监玛丽亚·嘉茜娅陷入思索。在艺术或时尚界,女性艺术家不分国界,不分领域,都打破了传统男性话语的性别限制,她们值得被正名。最终,妮基·圣法尔的《娜娜》系列雕塑作品,杰出女性的雕塑、多彩多姿的心、龙、爱情树以及绚丽夸张的奇幻巨作——位于托斯卡纳的塔罗花园,幻化为玛丽亚·嘉茜娅最新系列上的印花、刺绣与镜面马赛克图案。她将妮基·圣法尔充满奇思妙想的纷彩色调与蕾丝、丝绸、皮革或塑胶材质之间产生对话。“妮基·圣法尔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美:青春洋溢,饱富激情,充满文艺气息。随着女性解放思潮的兴起,她醉心于艺术,将艺术与她的内心世界构筑紧密的联系。”像妮基一样,她亦深受自身强烈的情感所驱动,而正是这种敏锐的女性创造力,启发了玛丽亚·嘉茜娅的灵感。

妮基的雕塑遍布世界各地重要地标,这其中就包括她的故乡法国巴黎。在著名的巴黎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旁,《斯特拉文斯基公共喷泉》这座由16件雕塑构成的公共喷泉,彩色和黑色的雕塑伫立在水池中,迎接着来往的游人。这是妮基和丁格利在1983年受当时的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邀请所做,其中彩色的雕塑是妮基的作品,黑色的部分则由丁格利完成。夫妇二人采用5种雕塑元素,创造出不断流动的喷泉外观,以致敬喷泉的命名人——俄罗斯音乐家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以绚丽的和声、富有冲突的节奏和调性闻名,他的《火鸟》《春之祭》等作品给予了妮基创作灵感。

2002年,妮基走完了充满故事的一生。我们早已无法追寻她的那些苦难与喜悦,但这些留存于世的艺术佳作,仍旧代替她诉说着一个不服输的女人离奇而壮阔的一生。人生也许写满苦难,但爱,令苦难的泥泞孕育出鲜花。妮基和她留在世界上的“娜娜”,也许正以另一种方式,慰借着正处于人生磨难中的女性:如果黑暗在身后,也永远都不要停下脚步,拼命地向光而奔跑,便一定会身沐朝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